「哪個女人沒生過孩子?」最怕我的以命相搏,換來你一句:「矯情」

珮珊 2020/12/07 檢舉 我要評論

上午,聼説了一件駭人聽聞的故事。

周日下午,領導臨時通知,週一上午有一個臨時的采訪,采訪的對像是一個年輕的母親。

采訪花了一個小時,采訪完我哭了一個小時。

當時,她距離死亡只是一步之遙

小橘是在爸爸陪同下,接受采訪的。

她還很年輕,圓圓的臉,彎彎的眼睛,實在看不出來,竟然已經是3個孩子的母親,

「生老三的時候,差點把命丟了。」

橘爸爸很感慨。小橘笑笑,把頭低了下去。

小橘有2個女兒,都是剖腹產生下來了。第三次懷孕的時候,胎盤不幸長在了之前剖腹產手術的切口上了。不僅如此,因爲兩次剖腹產,子宮壁已經很薄了,孩子已經穿過子宮壁,到了膀胱哪裏。

從懷孕第四個月,小橘就住進了醫院。

「保胎,當時只有一個想法。只能躺著,然後打針,每天都要檢查。醫生擔心兩個都保不住。」爸爸安靜聽著,看向小橘,一臉的擔憂和後怕。

「生孩子上手術檯有什麽好怕的,又不是第一次了。」小橘輕輕拍了拍一邊的阿爸的手,對著爸爸輕輕一笑。「再説,都已經過去了。」

孩子的生門,成了母親的鬼門

「孩子出生的很快,很快醫生就出來講了。」爸爸回憶到。

但是,伴隨著孩子的出世,小橘出事了。

產後大出血。

「醫生說,子宮必須得切除,不然命就保不住的,可我不想啊,我還年輕啊……我就哭著求醫生,能不能再想想辦法?」小橘説到這裏,言語中有抑制不住的哽咽。

人在生死的一瞬間,支撐著人堅持下去的,或許就是內心最大的願望。

可是醫生要保住小橘的生命啊!小橘不同意,醫生只能去找直系親屬。

「醫生跟我講的時候,我當然只能同意啊。女人切了子宮就不是女人了,我這個做父親的怎麽不知道,可是,只要我女兒活著!」爸爸想起當時的狀況,忍不住

老淚縱橫。

小橘在意的,是自己是個女人,是別人的妻子,是寶寶的媽媽。她還年輕,她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 沒了子宮,她的人生就不完整了。

可對橘爸爸來説,小橘只是他的女兒。僅此而已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