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天狂必有雨,人狂必有禍」:再有本事的人,也不要說三種話

米朵 2021/08/15 檢舉 我要評論

大家好,我是米朵,寫最暖心的文字,治愈孤寂的心,關注我,溫暖你。

低調,是一種內在的修養,也是一種謙遜的表現。

做人,就一定要低調。別太狂,槍打出頭鳥;做人別太炫,腳下橋會垮。

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別狂妄自大看扁人,比你有能力,有才華的大有人在。所以我們不要太招搖,不要太得瑟,不要太高調。

深藏不露顯才高,居功自傲乃狂徒,功名利祿是塵土,鋒芒太露滿盤輸。縱觀古今傲慢驕橫,不可一世的人,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。

真正有修養的人,貶低別人的話不說,抬高自己的話不說,做不到的話不說。

做人要低調,「天狂必有雨,人狂必有禍」:一個人再有本事,也別說這三種話,容易打臉。

01.傷人自尊的玩笑話

一代文豪蘇東坡有個怪癖,就是愛開玩笑。

被他玩笑調侃的的人眾多,甚至當朝宰相呂微仲,都逃不了被蘇東坡打趣的命運。

一天中午,蘇東坡造訪呂府,碰巧呂大人在休息。蘇東坡等了許久,呂大人才懶洋洋地起身迎客。

為了發洩等候許久的不滿,蘇東坡藉故說呂家魚缸裡的綠毛龜太普通,而珍稀的品種是六眼龜。這一下子引起了呂微仲的好奇心,問到:「哪裡能搞到這神奇的六眼龜?」

蘇東坡不動聲色地回答稱:「當年,唐莊宗收到了一隻藩國進貢的六眼龜,它睡一覺的時間頂得了別人三覺。」

把人比作烏龜,在一般人看來都是有失分寸的,更何況,對方是權傾朝野的宰相。

宰相尚且如此,作為蘇東坡的同事,平時更少不了被蘇文豪戲弄。這其中,就有中書舍人劉貢父。

劉貢父晚年被怪病困擾,蓄髮盡落,鼻樑塌陷。

在一次同事聚餐上,蘇東坡改寫了劉邦的大風歌:「大風起兮眉飛揚,安得猛士兮守鼻樑。」

這兩句詩說的是,大風一吹起,劉貢父的眉毛就隨風飛揚而去。而對於他塌陷的鼻樑,不知道得用什麼方法才能守得住。

蘇東坡以此來調笑劉貢父。在場者哄堂大笑,只有劉貢父一人「恨悵不已」。

蘇東坡才思敏捷,靠玩笑調劑生活,本是無可厚非。但是,失當的笑話不僅讓人傷神,也會引發不必要的矛盾。

晚年的蘇東坡,就因為之前和程頤之間過火的玩笑,被程頤的學生彈劾,而因此被一貶再貶,受盡磨難。

愛默生說:「跟人開玩笑務必要掌握分寸感。適當的幽默、戲謔就如同飯裡的佐料一樣,可以讓我們的生活更加輕鬆和愉悅。然而,過量的或者不適當的佐料卻會糟蹋掉一頓美餐。」

幽默不是自嗨,而是要讓彼此聽完都能會心一笑。

失了分寸感的打趣就像利刃出鞘,割傷了對方的自尊,也割破了自己的素養。

言語如刀,關係再好再近,也別開過分的玩笑。

02.論人是非的閒話

古人雲:「靜坐常思己過,閒談莫論人非。」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